无定向

ok,那么,这里阿笙。

背景来自于@失语症 【比心

涂林今天更文了吗?

【day.18】【all陆】论夫人单身的持久性

是阿笙我时隔半年的突然诈尸。
标题和内容无关,内容和主题无关(不是
强行点题流
是一直很想写的西幻设定呢。
重度ooc警告,感谢来看我文章的大家。
假单身的陆夫人出没预警


————————————————————



一、

昏黄的油灯明明灭灭,以吧台为中心圈出了一块暖色的光圈。风呼啸而过,裹着冰雪,尖啸着摇动木制的门窗。
门内也和门外一样嘈杂,穿着各色服装背着各种武器的人们高举着酒杯痛饮着。
木门“吱呀——”地一声呻吟,身着黑袍看不出面容的人飞速地探身进门,又迅速地把门封好。
狂风卷起他的帽沿,帽子下露出一缕紫色的长发。
酒馆的人大笑着向他举杯,扯着有些震耳的嗓子向他攀谈。
“大兄弟,这么晚了,失恋来这儿寻安慰呢?”
“兄弟怕不是新手村出来没多久,需要帮助吗。”
“老板,来杯最好的朗姆酒。”黑色衣袍的人走过去,坐在人群的中间,向店主挥了挥手,就笑着和他们攀谈起来,“等人呢。我单身贵族,离失恋还差个十万八千里呢。”
提到恋人的时候,他顿了顿,没人看到他袍子地下的眼睛露出些许笑意,仿佛想到了什么:“我那些朋友,一个个都是些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照顾他们就够我受的了,别提在谈个恋爱了。”
他接过店主递过来的冒着气泡的酒,仰起头痛饮一口:“正好这儿晚上也闲着无聊,不让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凡事勇者村出来走过几次的人,应该没有不知道‘朝露’的吧?”


二、

一个月前的早上,陆夫人和谷歌站在一个小镇的钟楼上等着太阳缓缓升起。老E在他们身后坐着,沉默地擦着他那把墨色的巨剑。
“夫人,清晨的风还是偏寒了,把袍子裹一裹吧。”谷歌偏过头笑着看了看立在身边的人,他伸出手去,小心地拉了拉对方的黑色的长袍。
“没有关系,夫人我是法师嘛,没有什么是一个法术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唉,那之前接过任务一身伤跑来找我的近战法师是谁啊。”
“没有没有。”夫人挠挠头,理亏地拉住长长的袍子把自己裹了裹,忽然指向太阳升起的方向——那儿有一座因为常年的风雪而堆积出的冰山。
“感觉咱这是不可能有那儿的任务了,有时会真想去那儿看看。”
“说不定——”
“夫人夫人,有人找你!”
谷歌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小绝的喊声从钟楼底传来,声音堪比每天叫醒这个小镇的大钟,使得整个小镇的人早起个小半个钟头完全不是问题。
一个法阵从三人脚下亮起,令人目眩的光亮慢慢淡去后,原本待在钟楼顶端的三人。便来到了小绝的面前。
“新的任务来啦,这是我们的委托人。”黑发红眸的狼人笑得一片灿烂,侧过身,让三人看到站在自己背后的人。
那是一个矮人族,面容收拾得很干净,缩在一件略为破旧的绿色风衣里,他把头上的棕色帽子抱在胸前,规规矩矩地向面前的人鞠了一躬。
“我是一个离开家乡很久的人。终年的风雪已经让我找不到我家乡的人路。”
“希望各位能帮我找到山上的被雪掩盖住的我的家乡。作为报酬,我可以将传说中的‘朝露’交给诸位。


三、

明显早就有心理准备的小绝笑得更灿烂了一些,眼睛里隐约闪出兴奋的光芒。夫人一愣,收回正落在冰山上的视线,盯着对方的脸细细地打量。老E显得有些惊讶了,将巨剑背回背上,抱着手低头看着那语出惊人的人。
谷歌眯起眼睛:“我们该如何信你?”
“你们没有必要不相信我,‘朝露’本就不如传言所说那样稀有。”矮人扬起头,严肃的神情显得格外诚恳,“况且对一个久未归家的游子来说,找到回家乡的路和家人团聚比什么都重要。”
“那有没有大概的方向呢?”夫人微微低下身子,向对方伸出手,“我觉得我们可能会需要地图之类的东西。”
“而且我们需要时间来准备,计划着两天后再出发吧。”谷歌叹了口气,“任务是接下来了,现在就要找找可以去矮人村落的路了。”
小矮人紧紧地攥着一张薄薄的牛皮纸,那纸因为紧张已经浸透了他手心的汗水。
他听着面前的人们讨论,绷紧的身子一下子垮下来,牛皮纸也被他递给了夫人。
“谢谢,谢谢各位!”矮人激动得要哭出来,他狠狠地搓了搓手,摸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这是我离家前,长辈们留给我的。可是我一直没有研究透。”
老e走到夫人身旁,挨过去搂住夫人的脖子,指着牛皮纸上的字一个一个念:“跟随黑暗的森林里的游鱼,追寻朗姆酒的浓香——”
老e闭紧眼睛,无奈地甩了几下头:“这谜题一样的东西对我而言真残忍啊,超过分。”

陆夫人噗嗤地笑出了身,反手拍了拍站在自己身后的人的头。
这时候的陆夫人,看起来整个就倚靠在老e的身上,他们开始根据提示各种发散思维,有些若无旁人地聊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早就在一起生活的老夫老妻一般。
小绝撇了撇嘴,拉起夫人的手腕,把他向自己这里拖。
“老娘——我们要去找麦爷了,还要思考线路呢。”
小绝一路拽着夫人飞奔,小绝他悄悄地回过头一瞥,见另外三人还是原地愣神,便更加开心,他轻轻地攥了攥夫人的手,就像一个按下了发条的儿童玩具,跑得飞快。
夫人无奈地扯着他,跟着自己的“亲女儿”跑,就这样拉拉扯扯了一路。


四、

Mike把工作台上的煤油灯架高挂在木制的钩子上。再把工作台上的图纸叠到一起,腾出一个堪堪可以放下书本的位置,他回头看看坐在一边的夫人,在将几本厚厚的书砸在桌子上:“夫人,依我看来就只有这几本书可能会找到一些线索了。在今天正午前,先尽我们所能找找相似的东西吧,辛苦了。”
“夫人我倒是觉得,那座山上的风雪来得古怪,不像是工业发展带来的 。”他顿了顿,抱了本讲大陆生物的书开始研究,“还有‘晨露’作为传说中的宝物——”
“轻易地被人当作一个简单委托物品,这实在说不太过去,唉……一起查吧。”
“辛苦我们了,唉……”夫人跟着叹气,熟练地将书架上一本大陆珍宝的调查详解拿了出来。
背对着夫人的Mike听到夫人的“我们”忽然翘起嘴角,有些开心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五、

“最后两人查了足足一天,从清晨一直翻阅到傍晚,整理出了厚厚的一沓资料。”黑色衣袍的人端起酒杯痛饮一口,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
兴许是故事使人着迷,又或是深夜的酒馆本就寻不到消磨时间的方法——酒馆里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凑到说着故事的人周围。
“大兄弟啊,他们这一天究竟查到了什么?”
“是啊是啊,说到底‘朝露’还是听人说起过呢!”
“快说说快说说!”
见那黑袍人停下来润嗓子,人们便七嘴八舌地催促。
“通俗点来说,文献上的‘朝露’就是一种大瓶的红药。如果服用的话可以救活濒死的人;也有传说说‘朝露’拥有天使的祝福,可以保护一片地区不受任何天灾。”黑袍人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紫色的长发。
“当然,正印证那二人整整一天的努力,他们终于发现了那种诗歌中的森林中的鱼的出没规律。那是一种只在清晨太阳升起前出现的物种,趁着清晨雾气还未散去来寻找生存的水源。”
“于是在整整两天之后,整个几人就和小矮人一起出发了。”


六、

事先做足准备功课后再去找一个已经知道的地方显然是不难的。但被大雪覆盖住的山显然不是很容易辨认方向。
一行人反反复复绕了将近三天,终于在一个凌晨,踏进了那片森林。
文献上确实是说得不错的,森林里见不到一丝光亮,只能听着同伴们轻微地呼吸声。
光亮会阻止鱼群们的出现,所以这一晚注定是要在这浓得化不开的夜色中度过了。
“老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手腕被人拉住,pi那独特的声音从身旁清晰地传来。
“皮你快去休息吧。”
“别啊,就老陆你这种法师小脆皮,还不休息怕不是再走几下就要跪了。”伴着一阵布料摩擦的窸窸窣窣地响声,pi挨着夫人的背,把姿势改成了环抱,伸手堵住夫人的嘴,“快休息快休息,老人家就多睡觉啊老陆。”
“唔……”
夫人渐渐妥协了,在这本来就看不清四周的黑暗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修仙党陆夫人终于是被迫早睡了一次。
这是也他近一周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晚。


七、

不知道是从哪儿开始,森林跟着天空一起亮了起来。星星点点的透明小鱼,全身散发着一种淡蓝色的光。照亮了黑暗森林的边角——雪覆盖住了大部分的树干,只留下茂盛的枝丫,遮住了其他的光。
浅眠中的几人几乎是马上就爬了起来,小绝趴在夫人的背上,扒拉着,向四周张望。
“夫人你看,它们在动!”小绝兴奋地指着发光的鱼群,对人耳语着,“我们跟着走吧!”
“积雪真厚啊。”看着在前面走着的夫人,跟在后面的谷歌和矮人搭话,“是在你离开故乡之后开始有暴风雪的吗?”
矮人摇了摇头:“我不是很清楚,我离开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这儿我已经太久没来了。以前这里是个很漂亮的地方啊……”
“那是什么造成了风雪的发生呢?”
谷歌小声的自言自语,走上前去凑到夫人的旁边,小心地将自己的围巾给夫人绕上,将紫色头发的人塞进他略厚的斗篷里。
“谷歌?”
“嗯。”身边传出温和的笑声,“天太冷了,我们喜欢折腾自己的法师先生还是多穿一点吧?”
“lady陆——”pi背着剑和老e并排走着,忽然指了指前方,“到尽头了。”
这一趟不知走了多久,但是应该是黎明了吧?暖黄色的光从树枝织成的网中间漏出来,撒出一地金色的星星。
前方就是森林的尽头了吧,树木中漏出一个只能侧身而过的细缝。
有些兴奋的矮人冲着挤了过去,然后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八、

森林的后面,是个一片广阔的雪原,洁白的雪反射着阳光。
雪原上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生物,植物,或者是建筑。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香,却找不到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矮人有些绝望了,趴进了雪地里,抱住厚厚的雪层,厚雪盖住了他的叹息,还有细小的抽噎。
“这里有朗姆酒的味道!”他兴奋地站了起来,指着雪地,“我回来了,我一定是到了!”
“谢谢。”他再次鞠躬,腰压得极深,“对了还有‘朝露’,我给你们的委托解决了,这一趟太麻烦你们了。”
从脖子上拉出一条黑色的项链,上面串着一个透明的小瓶子。他将瓶子递给了夫人。
“这是林间露水收集来的,听说拥有它的人就有天使的祝福,在我们这边作为酿造朗姆酒的原料,这是最后一瓶了,送给你们吧。”
说完它就转身离去,留下一个背影,走雪地上越行越远,最后停在了一个不远处的平地上。
夫人转头看看那雪白地上的小黑点,忽然沉默了,他攥了攥手上的项链:“收人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总得回报些东西吧,就当是做好事了。”
“化雪。”pi搓了搓被冻僵的双手,随口答道。
“确实如皮癌说的不错,我们也只能做这个了。书上可写过,大陆上的龙族,吐息之间,就可以万物回春的传言的,某位龙族可不是不行吧?”夫人说着,向老e抛出一个眼神。
“那是不能不行的,这种你都能做到的事不能不做到啊。”老e看似有些气愤的转过头去,眼睛却里满是笑意。
“那等晚上,大丈夫一言九鼎,我们老鹅肯定是不会反悔的。”
“那是!”


九、

于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一声悠长的龙啸。


十、

“大兄弟啊,这大陆上真的有龙这种传说生物吗?你这故事编得好啊!”
“那这暴雪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
酒馆还是那么热闹,人们准备一直痛饮到天亮。
“之后呢?”
黑袍的男人也不急,悠悠地说:“几天后一行人收到了矮人的来信,积雪盖住了矮人的村庄,矮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座屋子的顶棚上。矮人的亲人给他留下了他们搬去的平原的住址,他又走上了旅途,不过这一次,终点等着的,一定是他最思念的那些人。”
“暴风雪是因为那块地方一直受到了某个巫师的诅咒,因为那儿的人们世代淳朴善良,一直没有被他们发现。这个由“朝露”引起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黑袍人又喝了一口酒:“总之他们的故事还会再继续下去的。”
人们沉默了半晌,居然爆起了欢呼声。
“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好结局呢!”
他们赞美。


十一、

酒馆的门忽然被人敲响了,人们一个个伸长了颈脖张望着,然后那个黑袍人站了起来。
“我的同伴们到了!”他向正在喝酒的人们举杯,“庆祝我们愉快的一晚!”然后把杯内的酒一饮而尽。
他推开堵住风雪的门,然后灵活地钻了出去。
“夫人!”风中夹杂着什么人的呼喊声。
然后隐隐约约跟过来的,是龙鸣——等到有人打开门张望的时候,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到了……


十二、

坐在台子后面的老板,微微笑了笑。
黑袍人出门时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反射出细小的光芒,大概那就是“朝露”吧。这个客人讲了一个自己的故事啊……
不过比起“朝露”这种宝物,他的同伴们才是他真正珍惜,真正待他好的人吧?就像那个拿传说中的宝物来换人带他回家的矮人一样。
他站起身子擦起了杯子,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



—end—

















【Day18】[all陆]陆麻麻的一天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我没有鸽吧,快夸我!!(骄傲脸)
cp为all陆,ooc严重,希望能有人喜欢吧ˊ_>ˋ
给所有参加联文的太太比心。
有什么tag打了引起不满的请一定要和我说!!

—————————————————


一、
大名顶顶的武汉鸽王在迟到了十分多钟之后终于姗姗来迟,站在了陆夫人他们的面前。
这个时候夫人的手被少女绝拉着,他正在和夫人玩着成语接龙,还趁着人都没有到注意的时候撸了一把夫人的肚子,然后被陆麻麻拍了头。
散人正滔滔不绝地给谷歌讲着橙光游戏,后者笑眯眯地听着,抽空给老e打了个招呼。
而小绝在拿到了十足的福利之后就美滋滋地跑到了一边骚扰正在玩着手游的战神去了。
“夫愣——”老e走过去,顺势讨到了陆夫人的一个拥抱。
陆夫人一脸欣慰地看着老e:“大兄弟挺厉害的嘛,比以前早多了。”
“那是。”
年仅三岁老e瘪了瘪嘴,一副你都不夸我的委屈表情。
夫人乐呵呵地拍了拍他:“下次等我们两个人出去玩的时候,带你去夹娃娃。”
“好啊,夫愣,说定了哈?”
“只要你不鸽就没问题。”


二、
“想我堂堂陆夫人,怎么会连一群小孩子都搞不定?”陆麻麻看了一眼正准备动身的那一群平均年龄连小学
都毕业了的小朋友,默默地想,“大不了就多夸夸呗,就不信不能让他们开心了。”


三、
夫人被小绝和散人一左一右夹着走路,两个人还一言不合都想着怎么往他身上挂。
陆夫人看了看两个昂头挺胸,把得意两个字写在脸上的人,觉得自己现在颇有些左拥右抱的意味。
散人拉了拉夫人,又靠过去了点,心里其实郁闷得很。
其实说要和这些人一起出来,散人是很不乐意的。
毕竟本来和夫人好好的二人世界,还可以重温一下当年和夫人一起去旅游的情侣感,结果全被人搅合了。
而现在这群人,又不像乌鸦和普通人他们一样,可以让他拖着夫人直接跑路。
现在他就不能拽着夫人去个浪漫点的地方,扔下那些可以照亮世界的电灯泡,两个人约个会什么的。
越想散人就越烦,抓着陆夫人的手不经意地用力一掐。
“怎么了?”夫人看向散人。
“啊?我没事的……就是想起我有个视频还没有剪完。”
“是回去之后就要上传吗?”
“是的,本来说好了回去就要上传的。”
散人笑了笑,在心里暗自庆幸,觉得自己无比的机智。
“那很厉害啊。”夫人毫不犹豫地就夸了一句,然后又思考了一会;“要不,等回去我帮你剪一点吧?”
“诶?那就麻烦夫人了,回去之后我给你打电话。”
散人现在很激动,自己随便乱扯的话都能得到如此的福利。
他觉得自己都快蹦起来了,甚至觉得自己都快追到心心念念的夫人,成为人生赢家了。
夫人看着那个嘴角控制不住扬起的散人,也开心地笑了笑。


四、
大夏天还在四处乱晃悠的一群人,很快就感觉到了太阳的威力。
试图在这热天里“感受宁静”的几个人,顺势钻进了一个甜品店。
小绝晃了晃刚刚喝空的杯子,瘪了瘪嘴:“我觉得我快要熟了。”
“你看今天多风和日丽,自然是要准备烤肉的。”夫人喝了一口饮料,顺势把饮料递给小绝,“你要还热就喝点我的。”
小绝也自然就开开心心地接了过去,毫不犹豫地就喝了一大口。然后若无旁人地冲着陆夫人笑。
“夫人我也想喝!”pi探身过来,就挨了夫人一巴掌。
“嘿,先你自己的都没有喝完好吧?”
“夫人你那个明显看起来比较好喝。”
“哦,那你好棒棒哦。”
啧,明明都买的是一样的饮料,哪有什么区别?


五、
几个人找到一个游戏厅,就准备进去耗个一个下午。
pi就屁颠屁颠地跑去跳舞毯上和小绝比赛跳舞了。
不仅跳舞还定了赌约,谁输了就叫另一个人“爸爸”。
赌约是pi定出来的,他想得是美滋滋的,虽然每天都对小绝喊着“艹你妈”这种话,但对方又不认自己是他爹。
夫人是小绝的妈,他要是赢了就是小绝的爹了,这样子,他就和夫人是标准的一对了。
pi想想都觉得美滋滋的,对这次的比赛非常有信心。
然后吃瓜的夫人看看他,再看看一旁的小绝,就说了一句:“皮看起来会赢。”


六、
于是pi就很顺利地……输了。
小绝在一旁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不叫了,不叫了。不能乱了辈分。”pi死亡凝视着小绝。
小绝推了一把pi,然后就去向夫人撒娇:“夫人夫人,这个皮耍赖!”
夫人哄了小绝几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和两个人讲:“话说你们跳舞蛮不错的嘛!”
“诶?”
“刚刚你们比赛我给录下来了,姿势我觉得ok,妖娆得不行!”
“夫人啊!”


七、
夫人怀疑那群小崽子就是因为自己拍了他们扭秧歌的样子,存心来报复自己的。
吃晚饭偏偏要点壳类海鲜!
于是他又开始了帮小学鹅和幼儿园绝剥壳的日常。
“剥好了,给,赶紧吃。”他把挑出来的螃蟹肉放进老e的盘子里。
“夫人看,我会剥小龙虾!”小绝把自己刚刚剥出来的壳举给夫人看。
“嗯,厉害,小绝真厉害!”夫人拍了拍手,给了自己女儿一个鼓励。
又看看现在还在和螃蟹壳做斗争的女儿,小声地吐槽:“小绝你这也差不了!”
然后就又认命地给两个人剥壳去了。


八、
吃完晚饭后几个人就钻回了旅馆。
旅馆的房间是随便分的,两人一间,夫人随便抽的签,不服这分配的人也得服。
于是,夫人和谷歌分到了一间。
夫人对这个室友感到舒心,谷歌当然对此也喜闻乐见。
夫人觉得,虽然这位室友,已经变成满级奶啤怪了,但这也比另外几个要好伺候多了。
等其他人都回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谷歌也就很自然地向夫人搭话。
“夫人今天辛苦了,照顾了我们这么久。”
“没有没有,大家平时直播都累,难得出来玩玩。”夫人陷在床里,向语气十分无奈,“今天你跟了我们一天,也没怎么照顾到你。”
“没事的,我玩得挺开心的!夫人你今天早点休息吧,也累着了。”
“还是谷歌可靠。”夫人特别认真地夸了一句,“会早点睡的,也准备要休息了。”
“话说谷歌,等回去一起联机啊,有些想玩的联机游戏!”
“好啊。”


九、
“晚安。”
谷歌按下了房间里的灯。



—end—




【Day.26】(all陆)请问,这是你的15cm吗?

主题:枕头与手机
卖萌向复建
这是咸鱼阿笙的复活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最近还会有更
ooc有,主题只是最后强行提及
表白参加了这个连文的所有大大w
可能并不好玩

——————————————————————

一、
“啊……所以嗦夫人你还真的去厦门玩了啊。”手机开了免提被搁置在旅馆床上,夫人打着游戏,听着手机另一端的乌鸦叼着冰棒支支吾吾地说话。
“那是。”他懒洋洋地回答着,把自己往旅馆的空调底下蹭了蹭,然后摊成一个大字型,让空调能更好的吹到自己的全身。
对方顿了顿,然后回应着:“那夫人你在那边小心一点啊。”
“那是,夫人我能有什么事啊。哪有事情会有玩不了屁股重要啊。”
“卧槽,夫人你快闭嘴!别立flag啊!”

二、
天赋技能还是没有办法违抗的。
据科学研究表明,flag综合症目前还是没有治疗方法的。

三、
于是第二天,醒来的夫人在旅馆里清楚地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床头柜上躺着几个缩小版的,自己好友游戏角色的手办——好吧,虽然这手办可能会呼吸。
嗯,只是几个会呼吸的手办而已。
等等,exo me?手办,会呼吸?夫人迅速重启了三观,然后开始观察起摊在自己枕头上和枕着自己手机睡觉的,那一群巴掌大小的小家伙来。
一只猎空e,女装意外地毫无违和感。
一只村民pi,一头骚粉色的头发全游戏区的人设里也就这一个。
一只半藏绝,看起来就很随缘。
还有一只血缘服装下巴正常的谷歌和一只穿着刺客服的mike。
总之,这种又要开启带孩子副本配置,夫人忽然很想把小绝和pi扔出去。
话说回来,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四、
缩小版的谷歌(或者说应该叫月亮骑士)动了动,翻了个身,然后顺势把手搭在了睡在他旁边的老e的肚子上。
“李奶奶的,发生什么了?”本能的反应使猎空e瞬间翻身弹起,一个技能迅速把自己的身体向后弹到床的另一角。这才拿着枪开始环顾四周。
响声使所有的小人都醒了过来,坐起来环顾这四周,最后仰着头和房间里唯一的大块头对视。
“Hello,this is mike。”缩小版的mike歪歪头,然后说出了熟悉的开场白,“请问我这是在哪?”
“你好,这里是神奇陆夫人。”夫人伸出一根手指,跟眼前缩小版的游戏角色握了握手。
“夫人?”月亮骑士拿着手杖戳了戳脚踩的枕头,“所以说这里是我们的主人待的世界咯。”
“看起来是的。”伸手接住飞身扑过来的小绝,“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嗯……这个……”
mike看起来有些尴尬:“做传送门的时候好像出了点问题,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里。”
“机器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似乎是因为超负荷过热了,可能要等个几天我们才能回去。”
夫人盯着小人思考了一会,然后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15cm的小人也就这样在旅馆住下了。

五、
夫人刚刚给几个角色的操作者——他的好友去了电话,现在坐在床上无聊地翻着微博。
室外的温度还是太高,基本上正午时分是不好出门的。旅馆里没有人说话,曾厝安街边的歌声清晰地传进来。
“啪”突兀的一声清脆的响声破开了午间难得宁静,又一只蚊子被一枪爆头,飘飘悠悠地掉在了床单上。
拿纸包起起床单上的蚊子,再看看被那一群无聊的角色们灭团的蚊虫一组。夫人深深地感受到了这群15cm的好处。
可以,这很挂逼。

六、
到了傍晚, 是时候出去吃晚餐了。
虽说不是旅游旺季,但在街上的行人仍是不少,难免会有磕磕碰碰,怎么把这群小东西带出门成了一大难事。
“夫人夫人!我个头比较小,裤子口袋里应该能装下吧。”借助着角色本身不弱的机动性,小绝迅速攀上夫人的肩膀,对着夫人的耳朵大喊。
“嗨呀,这个小绝,口袋多热啊,干脆和我们几个一起待在夫人的登山包里就好了。”粉毛的战神一脸冷漠,然后仰着头对着小绝默默地比了个中指。
傻逼小绝,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待在夫人口袋里。

七、
“夫愣!我来拿吃的了!”肩头忽然出现一只小小的猎空e。
突然出现的声音使拿着炸章鱼的夫人有些受惊,下意识歪头的动作肩上的老e打了个趔趄,然后迅速借助着夫人扶过来的手站稳下来。
“行,拿着。”折了一段小小的章鱼触角,然后小心翼翼地递过去。
肩膀上的触感猛然消失了,刚刚松了口气,脸上却忽然传来不同的触感。
“啊,我来拿一下报酬。”
诶?

八、
等到陆夫人终于有时间坐下来歇歇的时候,才又觉得真的心累。
包里一包的碎屑,还有一只小绝仰着头,一脸无辜地望他,还不忘说着:“啊,夫人我们等会去哪?之类的话。”
“夫人?”mike小心翼翼地从几个人身旁绕开,然后从包里翻出地图,“需要这个吗?”
“麻烦了。”他伸出手指按了按对方的头,“你们想去哪里?”
“夫人你想去哪我们陪你去啊。”
“没有问题啦,能陪夫人就好了。”
月亮骑士温和地笑着;小绝咬着剩下来的零食,回答得十分果断。

九、
拿着地图又去了几个地方,买了些吃的。
包内似乎很安静——自从把手机给他们玩之后就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了——也许手机对于这群主人就是宅的游戏人物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他也没再想下去,思考了一下,去一家甜品店里买了包糖,就当是给这群小家伙们的福利——啊,也许这种量可能会吃出糖尿病?
算了,开心就好。

十、
回到了宾馆里的夫人洗了澡,躺到床上看站在自己身上的pi。
“啊,没有胸。”他听见pi小声地说,“老陆的胸可是可以埋的,虽说之后被插一脸旗子的感觉不好受。”
“夫人的旗子都是精神攻击啊。”小绝小声地补充。
打人费力。夫人在心里不停地默念。

十一、
“小绝,不要再看我手机了,对视力不好的。”夫人伸出手将趴在他的手机面前按按按的小绝,把他放到枕头上。
“嘿呀,好气啊。”小绝揪着枕头的一角,嘟着嘴,“夫人都不陪我玩的。”
“就你这个体型可以玩什么啊?”夫人低下头,凑近小绝。
“可以玩手机呀。”

十二、
“夫人,早点休息吧。”
夫人拿着电脑,剪辑着视频。
“明天一起去看日出?”
“嗯。”夫人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啊。”
将修好的视频保存,放好电脑,他躺进了被子里,设好闹钟的手机被顺手放在离枕头不远的地方。
“不用设闹钟的,我可以叫你。”月亮骑士笑笑,躺在了夫人左手边的枕头上。
“手机还是有辐射的,不要放得离枕头太近为好。”mike帮忙把闹钟取消,“夫人可以多休息一会,睡到自然醒也没有什么问题。”
手机被老e移到了离夫人比较远的电视柜上,然后迅速返回。
小绝默默挤到了离夫人最近的地方。
夫人默认了几人的行动,然后伸手关上了床头的台灯。

十三、
那么, “晚安。”


-END(?)-